這是《劍網3》的第十二年,也是《劍網3緣起》的第一年

廉頗

2021-03-11

返回專欄首頁

作者:廉頗

原創投稿

評論:
江湖路遠,終有再聚。

    這是《劍網3》的第十二年。

    對遊戲行業來説,十二年是一個難以想象的時間段,電子遊戲是一種極度依託於技術發展的藝術形式,雖然近些年來技術發展逐漸走慢,但十二年的技術鴻溝卻是切實存在的,而這道鴻溝,足以讓新生代玩家對老遊戲感到疏離與陌生。

    當然,也並不是沒有遊戲試圖想要跨越這道鴻溝,但他們往往嚷嚷上兩句,大張旗鼓地招展了幾年後,就沒了聲息,徒留下幾個“魔獸殺手”的名頭。

    而《劍網3》這個在公測當天,打出了“魔獸第1?劍網三第2?比比就知道!”的MMORPG遊戲,似乎真的在十二年的時間裏,走向了這個看似不可能的目標。

    這是《劍網3》的第十二年,也是《劍網3緣起》的第一年

    回首過往,《劍網3》沒有被海量的同類競品所淹沒,反而逆勢而上,至今仍舊是當前市場上最炙手可熱的國產武俠MMORPG遊戲——甚至沒有之一。而且,《劍網3》還在這十二年的時間裏,逐漸成長,就好像一株枝繁葉茂的參天大樹,將自己的枝丫蔓延到了各行各業。

    而這種成功,並不是一蹴而就的。

    國內武俠網遊首創的輕功系統、極強的社交屬性、由官方支持的同人圈二次創作....當這些因素彙集在一起時,《劍網3》以極快的速度,迅速建立起了一個屬於自己的文化生態圈層——從衍生遊戲《指尖江湖》,到與廣東粵劇院聯手推出的粵劇《決戰天策府》,再到大型舞台劇《劍網3·曲雲傳》,以及聯合陝西曆史博物館製作的聯動掛件,你很難不注意到《劍網3》在IP價值上的努力——一個屬於《劍網3》的文化生態,正在逐漸成形。

    這是《劍網3》的第十二年,也是《劍網3緣起》的第一年

    但有趣的是,在十二年的這個時間節點上,幾乎已經站上頂峯的《劍網3》,卻也有着屬於自己的“中年危機”。

    二零一七年年底,《劍網3》重製版上線,旨在解決原版《劍網3》在底層代碼邏輯與畫面表現力上遇到的諸多問題——就像我在文章開篇説的那樣,電子遊戲是一種極度依託於技術發展的藝術形式,一款十年前的遊戲,想要與時俱進,那麼破而後立自然必不可少——《劍網3》重製版可能是最好的解決方案。

    這是《劍網3》的第十二年,也是《劍網3緣起》的第一年

    但世事往往不如人願,《劍網3》重製版一登場,就遇到了各種優化問題,配置過高成為了玩家間討論的主旋律。而版本內容的更新不暢,同樣成為了《劍網3》在短期內難以解決的問題。

    這是《劍網3》的第十二年,也是《劍網3緣起》的第一年

    這並不是《劍網3》獨有的問題——隔壁的《魔獸世界》,同樣如此。

    有趣的事情是,動視暴雪在二零一九年的時候,終於順應玩家的請願,將《魔獸世界》最初的版本再度拿了出來,以《魔獸世界》經典懷舊服的形式進行推出,一經上線,立刻火爆得一時無兩。

    這是《劍網3》的第十二年,也是《劍網3緣起》的第一年

    而從某種程度上來説,將經典版本單獨拿來出來製作懷舊服,確實不失為一個優秀的解決方案:新玩家沒有了准入門檻,可以與老玩家們站在同一個水平線上競技,老玩家們也可以藉此回味一下曾經的過往。

    《劍網3緣起》也正是在這種背景下所誕生的。

    這是《劍網3》的第十二年,也是《劍網3緣起》的第一年

    其實在早些年,就有玩家在各種社交軟件上呼籲《劍網3》推出懷舊服,稻香村作為一代人的回憶,自然是容易讓人懷念的。

    這是《劍網3》的第十二年,也是《劍網3緣起》的第一年

    而這次西山居推出的《劍網3緣起》,不僅滿足了玩家的需求,更是試圖解決《劍網3》目前所面臨的問題:新人的准入門檻太高?那就到《劍網3緣起》裏,體驗一切的起點,從零開始進入《劍網3》的世界;老玩家們對新內容感到倦怠?那就到《劍網3緣起》裏,回憶一下曾經的過往,那都是些美好的記憶。

    這是《劍網3》的第十二年,也是《劍網3緣起》的第一年

    不得不承認,西山居通過《劍網3緣起》,巧妙地解決了所有大型、長期、在線的服務型遊戲,所必須要經歷的桎梏:隨着遊戲版本的不斷迭代,遊戲本身無論是在內容量級還是配置要求上,都會變得愈加複雜,新玩家的准入門檻越來越高,用户羣體的拓展變得艱難,而老玩家的活躍度,也會逐漸降低。

    而且,這一次的《劍網3》懷舊服,西山居並沒有簡單粗暴地直接把“風起稻香”版本給拿過來,從某種意義上來説,他們構建了一個優化過的平行世界——

    為了保證原汁原味的遊戲體驗,在PBR技術日漸成熟的當下,《劍網3緣起》保留了《劍網3》一直以來的手繪風格,依託於Directx11,將畫面質量大大提高,但卻不會丟掉《劍網3》傳統;

    這是《劍網3》的第十二年,也是《劍網3緣起》的第一年

    同時,《劍網3緣起》也徹底規避掉了《劍網3》的高配置要求——這也是當下不少玩家所詬病的,《劍網3緣起》幾乎可以保證是個電腦就能玩,甚至I3集成顯卡加上4G內存,也可以無壓力打通副本。

    實在不行,還可以用雲遊戲版本,這個真的只是有網就能玩了。

    這是《劍網3》的第十二年,也是《劍網3緣起》的第一年

    而在遊戲內容層面,幾乎改變了《劍網3》命運的“一代宗師”版本大輕功1.0與後續的捏臉系統等決定遊戲體驗的優化和更新,也都將會在《劍網3緣起》中直接登場。這種在原汁原味的版本基礎上,優化遊戲體驗的做法,可以説十分聰明,它既保證了老玩家的回憶不會被扭曲,又讓新老玩家有了更加符合當下審美的操作系統。

    所以,你能夠看出,西山居對《劍網3緣起》的態度——這絕對不僅僅只是一個單純的懷舊服而已,它從某種程度上來説,是《劍網3》過往的一次縮影,但這一次,西山居可以在原來的基礎上,重新交上一份答卷。

    這總是令人期待的。

    《魔獸世界》經典懷舊服的火熱肉眼可見,這幾乎讓“魔獸世界”這個IP再度燃起了火光,而我相信,《劍網3緣起》同樣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踮起腳尖,觸碰一下穹頂。

    畢竟,《劍網3緣起》所代表的,是十二年前,那個網絡遊戲蠻荒時代中的正統武俠遊戲體驗——在《劍網3》愈加繁複的當下,究竟有多少玩家曾經懷念過那個小小的稻香村?我想,當每個人知道《劍網3》重製版無法回到稻香村後,總是會有些黯然的。

    “風起稻香”代表的不只是一個版本,而是那段無可替代的回憶。

    那裏有着最為純粹的俠義味道,每個俠客都懷抱着家國天下,從稻香村一路前行,最終相遇在長安城。如若遇上不怎麼順眼的,説上兩句喪氣話,刀光劍影,然後再也不見,可倘若是意氣相投的,那便結伴而行,懲奸除惡。但宴席終有時,相熟的、不熟的,都是要分開的,於是道上兩句“名滿京華”,拍拍身上的塵土,江湖路遠,終有再聚。

    這是令人掛念的過往。

    十二年裏,《劍網3》歷經磨難,幾番沉浮,終於成為了國產武俠遊戲的領跑者。

    現在,《劍網3緣起》接下了這一棒,在這個端遊式微的時代,它又會迸發出什麼的光彩呢?

    誰也不知道。

    而答案,可能要等到下一個十二年了。

    玩家點評 0人蔘與,0條評論)

    收藏
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
    分享:

    熱門評論

    全部評論